<tr id="u4eak"><xmp id="u4eak"><tr id="u4eak"><optgroup id="u4eak"></optgroup></tr><tr id="u4eak"><xmp id="u4eak">
<option id="u4eak"><xmp id="u4eak">
<rt id="u4eak"><optgroup id="u4eak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u4eak"><xmp id="u4eak">

别样的人物——记龙特二三事

来源:《潭中文苑》| 楚红辉老师|发布时间:2019-09-23 22:25:39|浏览次数:

我与振辉兄同在语文组和中语会教书、工作,相识相知近二十年了。倏忽之间,振辉兄即将退休了,我也离退休只有几年时光。岁月固然如歌,时光也毕竟荏苒。年岁大点,偶尔就免不了有时会想起逝去的往事。

微信图片_20190924223005.jpg


振辉兄,大家通称他“龙特”,我也称他“龙特”。他是一个好老师,好朋友;性情真率,风趣幽默;大气而“小气”,多言而谨言。与他相处,舒服。


想起了我们相处的几件小事。


某天,龙特上课,讲的是韩退之的《祭十二郎文》。这是语文老师都会教的一篇古文,我也教过多次。坐在教室里,看看讲台上的龙特,猜想他会怎样来教这一课呢?有一点是不用怀疑的,那就是一定感情饱满,这是龙特授课必备的要素。我们静候着。龙特写好课题,开讲了,“这篇祭文是韩愈祭奠侄儿韩老成的,作者与侄儿自幼相守,历经患难,感情深厚,多年与侄儿聚少散多,突然传来十二郎去世的噩耗,心中大悲。”他的声音清晰,平缓,并不完全标准的普通话听起来别有一种味道,使人想起《说三国》的易中天。接着,他使用那易中天式的语音读起文章来,声音缓缓地在教室流淌,时而是深情的叙述,时而是离别的叹惋。当读到“死而有知,其几何离?其无知,悲不几时,而不悲者无穷期矣!”,那低沉的声音中分明弥漫着惋惜、哀伤、悔恨,像在朗读,更像在与至爱亲人倾情诉说。他的脸上,现出哀伤的神情。教室里静悄悄的,同来听课的曾恕老师早已拿着纸巾不断地擦拭着眼睛。“呜呼!言有穷而情不可终......呜呼哀哉!”,教室里不时传来轻微的抽泣声,曾恕老师已是泪流满面了。再看龙特,眼眶微红,似有晶莹的泪水在闪烁,满面戚容。不久前,他慈爱的老父亲离开了他,那失去父亲的哀伤潜藏于胸。一篇祭文的朗读,倾注了他对这篇佳作深刻的理解,更倾注了对失去的亲人深深的哀叹深情。千余年过去了,对于人间至纯的亲情,感受是如此的相同,若合一契,其致一也。


感人心者莫先乎情。作诗文如此,上语文课也是如此。不能感动自己的东西,你也不要奢望会感动学生。龙先生是用真情上语文课。这里没有讲究授课的技巧,没有局外人般的冷静客观,不矫情,不掩饰,一派率真,一片赤诚。自己走进作品,引领学生感悟佳作情感,这难道不比老师絮絮叨叨肢解兜售强似百倍吗?


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龙先生还是会这样深情地演绎他的语文的。


如果你以为龙特总是一板正经,不苟言笑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他爱跟你开玩笑,见人说人话,见仙说仙话。那玩笑可鄙却不俗,雅而运味;也喜欢笑,毫不掩饰眼角早有几线鱼尾纹,那样亲切,那样爽气。那年12月份,我们一行人四人——龙特、铁牛、王湘冀和我到了娄底市四中进行学术交流活动。讲课罢,曾恕他们几位学员陪我们共进晚餐。上了酒,我们喜欢,龙特更喜欢。三杯两盏下肚,早抵消了晚来风急,更激活了龙特的话匣子。谈诗,说文,随口丢几句流行歌词,“九儿我送你去远方”,一曲《九儿》赢得满堂喝彩。腼腆的李文峰老师既不说话,也不喝酒,这怎么行?我怂恿起来,龙特手持酒杯,脸色酡颜,半是微笑,半是温情:孩子,喝酒吧,别憋坏了啊!哄得李文峰一小瓶酒下肚,“再来一瓶”,豪气陡生,大家欢笑一片。酒过三巡,见房间有古筝一件,龙特挪步古筝前,笑问曾恕“你会吗”,随手弹出三个音:大家一楞,原来是“我爱你”三个音,又是欢笑一片。


龙特就是这样,自觉不自觉地成为话题的中心,中心的话题。他真能说,又善说,带给大家的常常是会意的笑,爽朗的笑。不过,他也有不常说,不愿说的时候,那情形常常是关涉学校某事或某人,这时,龙老师的话少了,没了,他不愿随意臧否人物,评价是非。我遇事偶尔也有一时性起,会直陈某某的不当;龙老师会看看我,笑笑而已。现在想来,这应是一种修养,也是一种世故吧。


席间豪爽的振辉兄,其实也有“小气”的时候。面对酒,我常是要饮到八九分才算好,他可不,一杯而已,不得再添,小气;做个评委,发给的那支红笔临了也会揣进口袋里,“回去改作业用”,小气;曾恕写了一篇文章发给了我,对于评我为“仙”而评他为“妖”,“耿耿于怀”,小气。


然而,这一次无私帮助我的徒弟黄老师去参赛,又再一次把大气写在了我面前。不但建议出大气的教学片断,连晚上休息时间也陪着我一起听课,评课,出谋划策。想起他多次都是这样指导青年老师,提携他们,激励他们;又记起一件事,那天龙特给国培班上课后遇到我,特地说:“楚氏,你写的那个给教师的颁奖词真好,我这次借用了哦。”我想:文人相轻自古而然。如能文人之间尤其是同行之间不相轻,就是一种德行了。龙老师立足课堂,以身示范;俯下身来指点后学,这情形常使我想起韩愈的《师说》。


龙老师很喜欢艾青的这句诗: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”这片土地,就是龙老师辛勤耕耘了四十余年的三尺讲台。


龙特就是这样一个别样的人物,你以为如何?



撰稿:楚红辉

审核:吴展宏

美编:邱辉 黎立阳




湘公网安备 43030202001024号

COPYRIGHT ? 2002-2022,www.marihahijab.com,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? 湘潭市一中教育集团
学校地址:湖南省湘潭市建设北路117号 邮政编码:411100 联系电话:学校办公室0731-52525888;传真电话:0731-52525888;
sitemap feed
荆门伎蒂货运代理有限公司